为什么说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”这句辛弃疾的诗最具男子汉气概?

辛弃疾是我最喜欢的豪放派词人。特别是他的军旅题材词作更是别具一格,既有起义抗金的实战经验,又有胆敢率五十余人勇闯几万敌阵擒奸的勇气和功夫;更有文采斐然的才华,其词现存六百多首,是两宋存词最多的作家,且所创之词名篇名句众多,被后人有“词中之龙”之称。与苏轼合称“苏辛”,与李清照并称“济南二安”。

"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"是众多辛词中的名句之一,后人也耳熟能详,也是我非常喜爱的警句。题主问为何此句最具男子汉气概?我想主要是因为:

一、搞清楚名句的出处、其意及创作背景

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”这句词,出自《破阵子·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》:

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。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翔寒外声。沙场秋点兵。

马作的卢飞快,弓如霹雳弦惊。了确君王天下事,赢得身前身后名。可怜白发生。

其词意为:

醉里挑亮油灯看着宝剑,梦中听到军营的号角声响成一片。把牛肉分给部下享用,让乐器奏起雄壮的军乐鼓舞士气。这是秋天在战场上阅兵。

战马像的卢一样,跑得飞快,弓箭像惊雷一样,震耳离弦。一心想完成替君收复国家失地的大业,取得世代相传的的美名。可惜已成了白发人!

创作背景:

辛弃疾虽生于被金人控制的故土北方,从小受家庭的良好教育和目睹金人统治下的百姓苦难,所以长大后起义并归南宋朝庭。由于抗金主张被否并被主和派排挤,辛弃疾罢官后,在信州(今江西上饶)闲居近二十年。宋孝宗淳熙十五年(公元1188年),辛弃疾与陈同甫(即陈亮,南宋爱国词人,力主抗金,辛弃疾的挚友)在铅山第二次"瓢泉会见"后,双方以《破阵子》反复和唱,这首大概也是作于这一时期,且是最出彩的。

二、此句表明了词人抗敌的意志和决心

打开此词,开句起笔便高开高走,就像打开高压锅的气门,或是打开高压水枪的阀门,气直冲天,水直喷发,使人的热血一下沸腾起来。

"醉、灯、剑"和"梦、角、营"紧密联系起来,一方面交待词人是在晚上喝酒了,且在三、五分醉以上,喝醉了词人还没有睡,而是把灯挑亮,再拨出宝剑反复擦试,让其寒光发亮,久久看着。睡梦中,也许是词人"日有所思夜有所梦"之故,又梦到自已回到战火纷飞、号角连营的岁月场景,手举宝剑,指挥千军万马与敌人展开搏杀。

这种醉时也想着要杀敌抗金,梦中也想着如何收复失地的境界,无不表明词人抗金收复失地的意志和决心有多么的强烈、坚定和紧迫。

三、此情表达了男子汉的忠诚与爱国

醉与梦这两个字,对我们大多数衣食无忧的男人,特别是仕途失志、官场失意的男人来说,无论是动荡年代还是歌舞升平之时,首先想到的是醉生梦死、春宵一刻值千金、今朝有酒今朝醉等及时行乐的作为,最好一点的想法就是把自己小家经营好,小日子过好。

但词人却不是如此,虽然在家闲居近二十年,与志趣相投的友人相聚,议论和讨论的话题中心依旧是国家的兴亡和山河破碎如何收拾,如何复兴。自己的日常所思所想都是与打仗有关,醉了还不忘擦剑看剑,睡梦中还在奋力杀敌抗金,据说词人临终时还大呼“杀贼!杀贼!

这样闲人多年,又远离权力中心的一位老者,能初心不变、忠诚不移实属不易,如此的忠君之心、爱国之志和家国情怀,古今中外没有几人能与其相提并论,我看在稼轩那个时代,也只有陆游老人家了。

四、此意宣扬了大丈夫的责任和担当

什么是男子汉大丈夫?也许有多种答案和标准。我想最重要和最可贵的除了上述提到的忠诚以外,那一定是男人的责任和担当。一个家庭、一个集体或是一个国家都需要男人的责任和担当。特别是逆境之时、危亡之际,男人的责任和担当显得尤为重要。男人有了责任和担当,这个家就有了依靠和安全,这个国就有了立柱和支撑。

我们还是回到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”这句词里来看责任与担当吧。

词人用"看剑""吹角"开句起笔,一下子把冷兵器时代中国古代文人和武将的精神支柱给立起来了,剑也泛指武器。武将佩剑那是你手中的杀敌和护卫工具,文人佩剑那是代表你的性格特征。

通过此词可以看出,词人与剑以及国家完全融为一体,剑人合一,家国等同,几乎是其生命的全部。

词人虽然"可怜白发生",但始终没有忘记作为南宋男人的一份责任与担当,时时刻刻在看剑,让自己眼里有任务,不要忘记责任所系;每时每刻在等待朝庭的召唤,让自己的肩上有压力;每夜在梦中听到"吹角连营",让热血能永远随生命沸腾,期待号角吹起杀敌的那一刻。

词句也警醒我们每个华夏子孙,当国家有难,民族有危之时,男人的责任就应义无反顾提剑上战场、赴一线,男人的担当就是随着冲锋的号角向前冲,往前倒,不退缩。

正如金庸武侠小说世界里说的剑法剑气剑魂和侠者风范;也如《亮剑》所倡导的狭路相逢勇者胜,剑锋所指所向披靡。

结语

一个时代有辛弃疾这样的文武全才之人,忠勇双全之巨,使命担当之汉,原本应是那个时代之幸,可惜由于南宋朝庭的腐败、昏暗、软弱和妥协,这些忠诚和勇士或被杀害,或被冷落,最终导致亡国的可悲下场。

壮志难酬的辛弃疾,一生始终没有动摇收复山河失地的坚定信念。他满腔激情,惟有将国家兴亡的忧患意识寄寓于词作之中,以其悲愤和豪放之词名志抒情。

我们多想国家大幸词人亦幸啊!

@石润居原创诗词 欢迎大家讨论赏评!

为什么说"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"这句辛弃疾的诗最具有男子汉气概?

很高兴回答朋友提出的这个问题。本来准备回答《白居易的诗通俗直白,街边的小贩都能读懂,为什么还被称为诗王》这个问题的,但看到了朋友您的邀请,所以先来回答这个问题。

这句词出自辛弃疾晚年的作品,见于《破阵子•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》。全词是:

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。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翔寒外声,沙场秋点兵。

马作的卢飞快,弓如霹雳弦惊。了确君王天下事,赢得身前身后名。可怜白发生。

我们知道辛弃疾坚决主张抗金,陈同甫也是坚决主张抗金的志士,两位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在思想感情和政治主张上一拍即合。作者作这首词,实际上是激励陈亮(同甫)应该努力奋斗,抓紧时间,为国立功。

通观辛弃疾的一生,从二十岁开始,就组织两千人的队伍坚持抗,见农民抗金队伍领袖耿京领导的抗金队伍,迅速发展壮大,便率部投奔耿京,组织成声势浩大的一支抗金队伍。金人闻风丧胆。

为了联合南宋政府军乘胜追击,经与耿京商议,辛弃疾率随从人马与南宋联系。不料,辛弃疾走后,耿京被叛徒杀害,并带着部分部队投降了金人。

金人在溃败之时,竞有人来降,于是金人喜出望外,立即封叛徒为知府官。

辛弃疾从南宋返回部队后,见到这种局面,立即组织五十将士,趁着深夜,杀入敌阵,生擒叛徒,并且说服一万多士兵返归南宋。

可惜的是,辛弃疾生不逢时。当辛弃疾带领着这支队伍回到南宋后,被安排做小官,他所带领的队伍也被分散、遣散(祥见高楼避愁《古诗词赏析之•为陈同甫寄壮词以寄》)。

题主题出的这个问题主要是为什么说这句词最具有男子汉气概么!看,这就是男子汉气概!

这首词从"醉里挑灯看剑”到"了却君王天下事",从回忆当年率领部队"秋点兵”的雄壮阵容,到战士们个个暗哑叱咤,英勇杀敌的英勇场景,和撗戈跃马的战斗生涯。无不表现出诗人念念不忘的抗金豪气。到头来发出了"可怜白发生"的悲壮感叹。这种被排挤,被打击的雄心壮志,终身不渝。

这就是最具有男子汉气概!

"男儿立志出乡关,报答国家哪肯还"(见《革命烈士诗抄》)这就是最具男子汉的气概!

从古至今,凡是立身为国,为保卫祖国英勇奋战,捍卫祖国广大疆土不顾个人安危的烈士、英雄,他们都是具有男子汉的气概。

因此,男子汉气概就表现在一旦有敌侵犯,坚决保卫祖国每一寸土地,敢于不顾个人安危与敌斗争到底的气概。这种气概就是男子汉气概。

正如抗日战争时期,为抗战献身的烈士和那些英雄,还有在敌人面前宁死不屈的英雄,他都最具有男子汉气概。

综上所述,辛弃疾的这两句诗,是回忆当年为了祖国的领土,为了人民的安定而激励志同道合的抗金战士而作。故而,这两句词最具男子汉的气概,原因在此。

图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立即删除。

我是高楼避愁,很喜欢回答唐诗宋词方面的问题。欢迎各位朋友互相探讨。记得关注和评论啊!

辛弃疾古代的一颗耀眼“文武全才”,他为人耿直豪爽,看不惯官场勾心斗角,尔虞我诈。打仗有勇有谋,从政一塌糊涂,虽然有爱国情怀,最终(1140~1207年,卒年68岁),被腐朽没落阶级给废了。

辛弃疾一生投入抗金,为恢复中原而殚精竭虑,一腔赤诚热血全部倾注于呕心沥血的诗词中,打发时光。

《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》

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。八百里分魔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声。沙场秋点兵。马作的卢飞快,弓如霹雳弦惊。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。可怜白发生!

辛弃疾的这首词题为“壮词”,壮就壮在它形象地描绘了抗金部队的壮盛军容豪迈意气,道出了英雄的一片壮心。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。”起首两句情景交融,不胜感慨。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的虚实结合方法,来驰骋壮志,抒写愤。词人将自己 的爱国之 心,忠君愤懑,都熔铸在这篇神采飞扬而又慷慨悲壮、沉郁顿挫的词章里。

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。”这两句诗出自《宋·辛弃疾·破阵子·为陈同甫壮词以寄之》

这首词是作者闲居江西带湖所写,作者在南渡近三十年,孟寐以求的就是渴望指挥百万雄师,收复失地,建功立业,而直到两鬓斑白,也没实现。他给主战派陈亮的这首词,正是表达了这种复杂的思想感情。词人在喝醉酒的时候,还拨亮灯火,深情地端详自己心爱的宝剑锋从磨砺出,在迷离恍惚的醉态中,英雄酬然入梦,在梦中,各军营里连续响起了雄壮的军号声。此诗词人已闲居已久,心中块垒,惟有以酒浇之,而醉时,又触发了他无限的感慨。“挑灯看剑”是写动作和神态。这显示出词人在刀光剑影中抗敌的愿望,而梦里召唤战士出征杀敌的号角,它意味着士气的高涨,军心的振奋。

谢邀,我来回答这个问题。男儿当提剑戌边,保家卫国,此乃大丈夫也。辛弃疾的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”这句词,就是他一心抗金、恢复中原的雄心志气,也是最具男子汉气概的突出写照。

辛弃疾其人及爱国情怀

辛弃疾(1140年-1207年),号稼轩,出生山东历城(今山东济南),南宋豪放派词人、爱国将领,有“词中之龙”之称。其诗词多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,倾诉壮志难酬的悲愤,对当时执政者的屈辱求和颇多谴责。现存词六百多首,有词集《稼轩长短句》等传世。

辛弃疾出生时,北方就已沦陷金人之手。也许受了爱国英雄岳飞的影响,他从小就立下了恢复中原、报国雪耻的志向。21岁时,他在家乡组织起两千多人的抗金武装力量,参加了济南农民耿京领导的农民起义军,任掌书记。

后来,耿京被叛徒张安国杀害。他挑选五十名勇士,骑上快马,连夜突袭金营,将张安国生擒上马,赶往南宋境内,交与朝廷处置。从此,他就留在南宋,历任湖北、江西、湖南、福建、浙东安抚使等职。

辛弃疾一生力主抗金,曾上《美芹十论》与《九议》,条陈战守之策。由于抗金主张与当政的主和派政见不合,后被弹劾罢官,退隐江西带湖。

此词创作背景及表达的情感

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”这句词,出自《破阵子·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》。辛弃疾罢官后,在信州(今江西上饶)闲居近二十年。公元1188年,辛弃疾与陈同甫(即陈亮,南宋爱国词人,力主抗金,辛弃疾的挚友)在铅山瓢泉会见后,特作此词以寄。

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。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翔寒外声。沙场秋点兵。

马作的卢飞快,弓如霹雳弦惊。了确君王天下事,赢得身前身后名。可怜白发生。

壮词是以军营生活为题材的诗词,它用来抒发雄心壮志、报国情怀。

此词既然是为好友赋的壮词,并寄给他的。那么,它表达的是作者对战场的想象和良好祝愿。希望好友能够带兵打仗,勇往直前,取得重大胜利,“了确君王天下事,赢得身前身后名”。所以,它十分生动地描绘出一位披肝沥胆、忠一不二、勇往直前的将军形象。最后一句,以沉痛的慨叹,表示自己是没有这样的机会,抒发了“壮志难酬”的悲愤。

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”这句词表达的意思

一是回想以前自己带兵打仗时,晚上在灯下都要把剑擦试。人对剑的爱,就是对自己生命的爱。现在,只有在喝醉酒时,把剑拿出来好好端祥,感到无用武之地。第二天醒来后,好像听到军营的号角声,那只是一种幻想,心里很惆怅。

二是想象好友在边塞晚上喝酒后挑灯看剑的情景。第二天睡醒后,听到号角,马上带兵出征打仗,自己是多么羡慕这样的生活。

可以说,这句词意境多重,只有结合全词,才能理解其中的妙处。以“醉里挑灯看剑”为起句,接踵而来的是闻角梦回、连营分炙、沙场点兵、克敌制胜,有如鹰隼突起,凌空直上。而当翱翔天际之时,陡然下跌,发出了“可怜白发生”的感叹。这种写法,因其出人意外而扣人心弦,产生强烈的艺术效果,反映出作者的豪放风格和独创精神。

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”之所以具有男子汉气概,那是因为在古代能够佩戴并使用剑的人,都不是一般的人。剑,作为冷兵器,至尊至贵,纵横沙场,建功立业,为历朝历代王公帝侯、文士侠客、商贾庶民、莫不都以持之为荣。

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”,夜已深,人未眠,喝醉酒之后还要挑亮油灯擦拭、望着心爱的宝剑迟迟不睡,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?这种人对于剑的钟爱程度可想而知。剑,就是他的伴侣;剑,就是他的生命;剑,就是他的灵魂。剑的存在就是他活着的全部意义,剑能够帮助他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,他与剑互为依存,缺一不可。可以说,剑,就是他的精神寄托;剑,就是他的力量源泉!

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”,醉里挑灯看剑,既是一种状态,也是一种常态,每晚擦剑看剑已经成为了习惯。看完剑之后才能安然入眠,说明这是一种职业习惯,这个人应该是个带兵打仗的人,也许是一名将军。所以,当他在睡梦中醒来,一座座军营里吹响的号角声响彻云天,令人激情澎湃、精神振奋!于是,这位将军立马披挂上阵。

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”,这样的人,这样的阵势,只能属于那些勇往直前、披肝沥胆的将士,他们所过的日子,是短兵相接,腥风血雨,你死我活的不断拼杀,这种在剑锋上舔血的人难道不是男子汉吗?他们是真正的勇士,更是真正的男子汉!挑灯看剑,吹角连营,通过一句诗就向人们描绘出一位久经沙场的将军,统领着英勇善战的军队,这场景是那样的威武雄壮,气势如虹。大敌当前,将军沉着坚定,士兵群情激奋,有这样的一群男子汉们,可以想见,他们必将所向披靡,坚无不摧!

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”,出自南宋辛弃疾的《破阵子·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》一诗,原诗全文:

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。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声。沙场秋点兵。马作的卢飞快,弓如霹雳弦惊。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。可怜白发生!

图片来自网络。

这两句诗的意思是“醉梦里挑亮油灯观看宝剑,梦中回到了当年的各个营垒,接连响起号角声。”

从诗中我们可以看出作者喝酒喝醉了还要挑亮油灯观看宝剑,看宝剑的目的是想上阵杀敌,报效祖国。梦里回到当年的各个营垒,接连想起号角声,这号角声也是杀敌的号角声!从这两句诗中,我们可以看出作为武将上阵杀敌,保卫国家,是本分,也是天职!喝酒喝醉了,想到不是儿女情长,不是自己的安危,想到的而是是看看自己的宝剑,杀敌的武器,检查自己的武器是否在消灭敌人时能否得心应手,能否酣畅淋漓;看看自己的宝剑还能否担当杀敌的重任!

做梦也是回到当年的各个营垒,并且响起杀敌的号角,这说明作者忧国忧民,为国效忠的愿望,日思夜想,梦中也在杀敌的号角声中消灭敌人!

综上所述,这两句诗,最能表达作者保卫祖国的雄心壮志,和一腔热血!是最男人化的诗句!比那些整日沉浸在温柔乡里,浑浑噩噩,虚度终生的人强百倍有余!这才是真正的男子汉,男子汉就应该在国家有难时,奔赴战场,保家卫国!这两句诗写出了血腥男人的心声,所以说这两句诗最具男子汉气概!

首先,这是稼轩词,不是诗,这一点很重要,要区别开。

然后,说“最”不恰当。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”。这一联出句是一幕场景,而对句是一幕梦景。只是描绘出了宏大的场景而已,“男子汉气概”云云,未免有些片面。

辛稼轩才兼文武,一生抱负未展,泥于林泉下颠沛中,一腔热血余力化为词句,个中慷慨悲壮,自然不是一般得意、升平、温婉、酸腐等等类型的词人可比。词句中冲霄英雄气比比皆是,岂止此“醉里挑灯”一联而已。

“算平戎万里,功名本是,真儒事、君知否”。“待他年整顿乾坤事了,为先生寿”。《水龙吟、为韩南涧尚书寿甲辰》。

这两句一在上半阙结尾,一在下半阙结尾,豪迈慷慨,信心满满,男儿事业,尽显无遗。

“将军百战身名裂。向河梁、回头万里,故人长绝。易水萧萧北风冷,满座衣冠胜雪”。《贺新郎、别茂陵十二弟》。

这三句沉郁悲壮,李凌荆轲复生,定当感同身受,男儿委屈,无以复加。

“举头西北浮云,倚天万里须长剑”《水龙吟、过南剑双溪楼》。

这一句场面宽大,胸怀辽阔,男儿眼界,驰骋万里。

“不恨古人吾不见,恨古人不见吾狂耳”。《贺新郎、甚矣吾衰矣》。

这一句直冲霄汉,震古烁今,男儿狂傲,无出其右。

“我最怜君中宵舞,道’男儿到死心如铁’,看试手,补天裂”。《贺新郎、同父见和再用韵答之》。

这一句忠愤填膺,激情喷涌,男儿气概,跃然笔端。

辛弃疾一生功业自许,却命运多舛,壮志难酬。其词作风格多样,也不是只有男子汉气概的。